管理咨询公司排名前十强 - 北京金隆行咨询集团 | 服务热线:4006-267-268

你为什么会经常有负面情绪

热度:

你为什么会经常有负面情绪
       “心流”代表的是心,“现金流”代表的是企业的经营,这两者之间有非常相通,却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一个隐秘链接。


       有人提过一个观点,我觉得非常有价值: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支撑企业运行的,除了现金流,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情感流。情感断流本身就是现金断流的一个原因,很多企业在现金流断裂之前,情感流其实已经断了。


       所以,一个企业家除了要管理现金,还要进行情感的管理。首先是自己的情感管理,同时还有整个公司的情绪流。很多企业家,尤其是技术出身的企业家,往往不太关注这个领域。


       一、“幸福”是一种极易被忽略的企业软实力


       “幸福”是一种极易被忽略的企业软实力,很多企业经营发展缓慢甚至停滞倒闭,都可能跟这种软实力缺失相关。


       有波士顿的投资家说,他到一个企业做投资的时候,不用看报表,到公司转一圈就能闻到它的气味,就能知道这个公司是赚钱还是赔钱。


       公司的气味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非常重要,而我们常常没有意识到的是,公司最主要的气味源就来源于公司的领导,只是有些领导自己不知道。换句话说,你作为企业的领导,你是一切的根源。


       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有一篇文章叫《第五级领导》,依据对一千五百家上市公司连续十五年的业绩考察,通过领导人的性格、气质与业绩之间的关联,做了很细致的对比以后,得到一个结论:


       那些具有持续成长而且是高成长的企业领导人的气质,恰恰不是我们通常所以为的那种英雄主义的、雄才大略的、傲视群雄的领导,而是看上去有点蔫的那些人。


       他们都有几个特点:


       第一,遇到问题看镜子,遇到成绩看窗外。很多中途倒闭的企业,恰恰是倒过来了,遇到成绩看镜子,遇到问题看窗外。


       第二,谦卑而执着,羞涩而无畏。这样的领导能够散发一种气味,这个企业的软实力就不一样,这不是一种文学化的、印象式的观察,而基于大量数据对比后得出的一个结论。


       他甚至建议大家买股票的时候,不要去买那些阳气特别盛的领导班子、领导团队,反而是那些具有某种阴柔之气的团队,才会有比较持续的增长。


       原因在哪里?


       领导者是企业的气味源。在一个好几万人,上十万人的公司,领导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甚至每一个眼神,都会被过度解读。


       有些你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信息,一旦释放出去,领导者自身是没有掌控力的,它会借助于一个你不知道的杠杆,被放得很大很大。


       这种现象就叫“牛鞭效应”——甩鞭子的时候,你手臂的振幅并不大,可是在鞭子那头就很大,是你这边振幅的好几倍。


       如果在大的企业里头,你的某一个信息有可能会被几十倍的放大,你要释放的某些信息就会被这样一个无形的信息扭曲机制吞噬。


       还有一些东西在传递的过程当中,会制造巨大的噪音,这样你发出的信号就会非常低,噪音很多,你要做降噪的工作就很大,甚至完全没有能力去降噪,你的每一个信息都可能会被巨大的扭曲。


       当有无数个人在揣摩你的意思的时候,你任何一个表达、任何一种暗示或者是无意当中透露出来的某种倾向,都会尊重这个牛鞭效应,这是我们在企业里头经常忽略,但是非常容易出现的问题。


       二、能量管理比时间管理更重要


       1992年我翻译了艾默生的《自然城之路》,当时有一句话很打动我,一个人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让自己幸福起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幸福,你就一定会有意无意的给周围的人造成各种各样的痛苦,你的幸福多一分,周围人的灾难就少一分。


       人是一切匮乏感的总和。投资的时候我要看你的匮乏感是什么,你的幸福感的边界在哪里。所以有时候,这种幸福表面上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它影响是别人的事情。


       冯唐说过,你我相亲相爱就是为民除害。


       历史上那些独裁者给民族和世界造成灾难的人,都是一些极其不幸福的人,或者是有致命的自卑的那种人。他只有如此自卑才会干如此极端显示自己力量的事情,如此的缺乏安全感,他才会制造种种的非常残酷保障措施,安放他那颗怯弱的心。


       朱元璋的残暴到底是来源于哪里?


       据统计,他一天要批的奏章是二百多个,他不要宰相,手下人干的活都要自己干,工作极其繁重,百官未起的时候他已经起来了,每天睡眠的时间短到三四个小时,甚至是少于三个小时。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人,会出现习惯性的、模式化的暴躁甚至是残暴的现象。


       他让明朝逐渐的发展出来一种怪胎,最多的时候宦官达到几万人,接近十万人,这是一种体制性的残暴。


       还有雍正,有一点不能否认,他极其残暴。如果把他和朱元璋联系到一起,共同的特点就是睡眠不足。雍正每天批奏折的文字是八千多字,十三年如一日。每天的睡眠时间很少,也就是两个时辰不到。


       过去,我们大大低估了睡眠跟幸福感之间的关系。


       比尔•盖茨说过:“我犯过的最大错误都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做出来的。”


       很多人睡眠不足的原因是分不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不会做减法,所有的事往里头加,最后只能压缩睡眠的时间。不知不觉地,导致整个生活体验下降,美其名曰我这是在努力,我这是勤奋。


       实际上真正作为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是你的洞察力,你的决策力,你的判断力,而在这种能量不足的情况下,你是很难做出的。而且即使你自己当时觉得是很不错的判断,很不做的决策,过后你在清醒的时候会马上看到前面的漏洞。


       所以,能量管理比时间管理更重要。


       三、心智能量管理


       有一种病叫欣快症。简单地说是抑郁症的反面,看什么都高兴,看什么都笑,这是一种病态的乐观主义。


       我们正常人的情绪都是在乐观和悲观两者之间的某一个点上,这样才最容易做出好的判断和决策。


       人太乐观也不会做出好的决策来。在跟人交往的时候,悲观就是某种理性,你要能够既有理性,同时又保持乐观,这种情绪配比三比一是最好的,无论对沟通还是思考都是有好处的,这也是一种情绪或者心智能量的管理方式。


       我们心智的能量是有限的,如果你没有很好的管理机制,它就会被无意义的耗散,就会导致各种混沌无序的状态,这种状态就是“不幸福感”,所以我们要学会去管理这种心智能量。


       比如说恐惧,这种情绪是人类生存过程中自然形成的一种工具,为什么呢?假如你没有恐惧感,很多时候你就在劫难逃。有时候恐惧感就是别人跑你就赶紧跟着跑,不管他跑的原因是什么,你觉得哪不对就赶紧走开,否则你早已经死了。


       但是过度滥用这种情绪或者形成依赖以后,你就会被这种情绪绑架,而不是让这种情绪成为你的工具,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出发点。


       其实,所谓的负面情绪都是心智能量滥用的结果,就像有的人手里拿把钉锤,看什么都是钉子,你面对世界各种各样复杂的问题时,只会用那几种少数的情绪来应对,比如说愤怒,比说贪嗔痴慢疑等等。


       一个人的见识不够的话,就特别爱顾虑,犹豫不决,一旦做出一个选择之后,马上就会想到负面东西赶紧放下,永远处于一种特别计较的状态,最后犹豫不决。


       四、心流:幸福是内心井然有序的流动


       心理学家米哈里•其克森米哈赖写过一本书叫《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这本书提出一个关键概念叫“精神熵”。


       “熵”是物理学的概念,是指一个系统如果不输出能量的话,它会持续的衰减有序性,就会逐渐变得混沌。


       这个词,德鲁克、迈克尔•波特都认为应该将其引入管理学,是一个非常有用的管理学概念。比如说一个组织陷入混沌和无序,是必然的宿命,那么管理的作用就是抵抗熵。


       “熵”不是好东西,甚至我们的衰老都是熵的表现,混乱,缺乏活力。负熵是好的,混沌无序叫“熵”,负熵就是抵抗这个混沌、无序、混乱。


       我们的精神世界,在长期的精神运行过程当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熵,就像屋子只要生活就会有很多的混乱,我们每天都在制造负熵。


       《心流》作者米哈里•其克森米哈赖认为,幸福就是内心的井然有序的流动,而它的反面就是混沌、无序的非流动状态。


       想象一条河流和一个沼泽地水洼。我们的幸福感就像小水洼,有时候偶尔出现一点快乐,但很快就消失了。其实幸福感是一条河流。古人用“思君如流水”,很确切地形容幸福的状态,幸福就是流动,持续地流动。


       为什么我们经常陷入幸福很少的状态?原因就是你精神上的混沌和无序,你的心智能量被无意的耗散了。


       塔里木河这些年变得越来越好,但曾经断流很厉害,原因很简单,就是沿途的各种开发,各种分流灌溉,到下游就断流了,这些年来保护的很好,不让随便引流,所以现在全线贯通了。


       同样,我们的心智能量就那么多,但是我们经常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刺激,各种的享乐,把我们心智的水流到了无结果的一些地方,到最后我们就会出现断流,所以,我们要做心智能量管理。


       五、避免心智的噪音化


       我们的房子每天都要打扫,但是我们的内心从来没想过要扫除,经常有些人这也舍不得扔,那也舍不得扔,各种垃圾滞留在你的内存里,这是我们出现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就用代偿性的方法,一个是享乐,一个是刺激,享乐和刺激就像水洼一样,不可能形成流动性,不可能真正的幸福。


       享乐和刺激这种东西就像音符,再不会弹钢琴的人,只要按键就能出来音符,但这根本不表明你能弹钢琴,因为你没法把这些音符组成一个流动性的,具有像流水一样有连贯性的音符。


       我们的生活逐渐变成享乐和刺激的音符,而弹奏不成歌曲。而乐音是有节奏、有旋律、有流动性的,像河流一样。因此,我们要通过心智能量管理,避免心智的噪音化,努力把一个个的音符和字词组合为歌曲,形成乐音。


       六、幸福的资源≠幸福的能力


       我们经常误解两个东西:幸福的能力和幸福的资源。我们常常把“幸福的资源”当成了“幸福的能力”,以为“我要是拥有了什么我就幸福了”。


       其实这叫条件,而且它的关联度并不强,就像你买来钢琴,一百万的钢琴,这个是条件是资源,并不表明你能够弹钢琴,弹钢琴叫能力。所以,我们幸福是需要能力的,而不仅仅是有了资源。


       你要形成“心流”,而不是那种坑坑洼洼、偶尔为之、像音符噪音一样的那一点点刺激和享乐,那你要学会在驯养当中被驯养。当我们全身心的投入驯养一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反过来被那个东西所驯养。


       中国古代说的“人磨墨,墨磨人”。你在磨墨的时候,墨也在磨你,你在养花的时候,花也在养你。而中国古人特别强调这种琴棋书画,别人看了一点都不刺激,不有趣,但你沉浸在那种状态,就像一个热恋中的姑娘在思念,别人看来很无聊。


       中国儒家讲“立于礼,成于乐(yue)”——音乐(yue)和快乐(le)的“乐”是同一个字,为什么呢?


       这就是乐曲和音符的差别,一个人幸福的能力不是外在刺激,而是自己主动的投入去关怀,去参与,在一种乏味当中能够保持一以贯之的、深层的、沉浸式的体验。


       所以,现代人不幸福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对乏味和没有刺激的东西,避之唯恐不及,从此我们就丧失了幸福的能力。


       七、幸福有什么用


       回过头来看,大家幸福有什么用。幸福没什么用,幸福是你人生的真正目的。就像我们身体,我们不知道它的价值,当你到了医院里头,就知道了它的价值和价格。只有它出问题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它有多重要。


       做为一个领导者,要避免成为一个负能量之源,成为公司的不良气味的气味源,成为整个公司的那种负面氛围和气场的制造者。


       我们要学会让自己成为一个打造自己心流的人,让自己幸福起来,像一个路由器在发散好的信号,不要做没头脑和不高兴两种领导,或者二合一的领导。


       作者:吴伯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