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咨询公司排名前十强 - 北京金隆行咨询集团 | 服务热线:4006-267-268

华为启示:企业如何活着并活得更好

热度:

华为启示:企业如何活着并活得更好
       一、愿景的力量


       讲华为的例子,我觉得给中国很多企业一个好的启发就是华为精神。第一,它的企业精神;第二,它的民族精神。精神等同于梦想吗?做个梦很容易,编织一个伟大的梦容易,但是实现梦很难,实现梦靠的是什么?靠艰苦奋斗,靠一路狂追。


       中国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好时代。当然,我们的环境现在还不太好,但是总比过去好。因此,在中国的土地上才可能有华为。


       这给我们的一个昭示是:做企业要有梦,华为是一个被梦牵引的公司。1992年,任正非站在一个纸箱子下,冲着底下六七十位员工狂喊:华为要超四通。当时员工第一个反应,老板脑袋进水了!华为那时候还不到一个亿,四通20个亿,结果3年时间,华为超过四通。梦实现了,结果任正非又造了个梦,一个比一个大。他提出:未来通信制造业三分天下,必有华为一席。


       第一,不管什么行业,你首先得有梦,如果连梦都不敢做,怎么有长远的目标?


       第二,别光老板做梦,不断把自己的梦反复给员工讲。员工一次不信,慢慢的就信了。梦的力量有时候很重要,也很实用。


       二、活着是硬道理


       任正非说他什么都不懂,我相信不是这样的,他懂的是一种整合能力,把每一个人、每一个部门的所长整合起来,形成华为的核心竞争力。


       什么是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是区别于别人的整合资源的能力。


       有一个著名公司,年底开大会,有千人参加,我一进会场就看到大标语,上面写着打造XX的核心竞争力,我问坐在第一排的大佬们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结果8个人有8种答案,有的说是技术、有的说是成本、有的说是质量、有的说是终端、有的说是人才。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老总说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老板。


       企业真是个江湖,当着一千多人的面拍老板的马屁。确实企业可以一无所有,但是你总要有区别于别人的东西,人如此,企业也如此。


       当年任正非说,华为要玩命长,必须要长大。为什么长大?出于他内心的一种基本动机,长大了不受欺负。


       市场就是个丛林,我们每个企业都在这个丛林中生活,在丛林中一颗种子落了地,拼命的扎根,吸取大地的营养和水分,一旦吸取了营养和水分,就拼命地往上冒。因为你不扎根、你不长大,在这个大森林里,你就接受不了阳光和水分,你就出局。所以,做大是硬道理。


       有些老板跟我诉苦,说企业很乱。我经常劝他们,你看到了问题,但是你还不高兴,可至少你还活着。


       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据说是2.5岁,还有人说2.3岁。一个大企业能活40年,中国历史上活过200年的朝代却只有4个。所以,基业常青、百年老店有时候是一种愿望。


       秦王朝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王朝,兼并六国,天下无敌,最后活了多少年?有人说20多年、有人说30多年。我专门请教了历史学家,他们说秦王朝就两代,一共17年多点。秦王朝有强大的敌人吗?没有,其实就两个农民工就把这个朝代整死了。


       我要表达的是什么?活下去是硬道理,发展也是硬道理,在这过程中企业会经历什么?


       第一,激烈竞争。竞争就是淘汰机制,市场经济的伟大、公平就在于把好的留下,不好的淘汰掉,所以你能顺应竞争。


       第二,机制的退化。什么叫机制的退化?举个例子,有个公司做得很大,是个民营企业,有保险、房地产、典当行、制药等等,是个大集团。但是老板因车祸而瘫痪,40多岁,整天坐在轮椅上,很难看。他身边有两个男员工把他夹起来,在地上拖一圈然后再放回轮椅上。我看到他后立马得出一条结论:身体好才是真正的好。


       接下来他说了一句很苍凉的话: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但是我还在拉车,每个礼拜都出差,搞业务。然后他指指身后的高管,说他们全坐在车上,让我一个废人拉着他们走,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官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工资低,奖金少、股份少。


       这是什么现象,这就叫机制的退化。我反问他一句话:当年创业的时候,也是这样吗?老板说当年创业时,我们一无所有,几乎没奖金,都跟疯子一样玩命干,做着做着企业做大了,大家都觉得公司欠自己。


       我曾经写过“四化”,是这样描述的:第一个化是民企国企化,第二个化是新国企老国企化,第三个化是外企民企化,第四个化是小企业大企业化。企业还不大的时候,大企业的毛病就开始出现了,这就是机制退化。


       我今天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和人性的那些负能量做斗争,保持华为机制的不退化,保持了当年那股激情、那股冲动,是最重要的。


       邓小平一个老人和13亿中国人做斗争,最后邓小平胜利了。邓小平不就是把那些不思进取、安于现状、磨洋工的计划经济中的中国人改造成了这些玩命、勤奋的人吗?这就是人力资源管理。激发人的正能量,抑制人的负能量,这就叫机制。一旦机制退化,就要命了。


       第三,内部矛盾。过去企业没钱,所以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客户、盯着市场,当企业做大了,企业有钱了,大家都齐刷刷盯着内部了。矛盾激发,腐败现象蔓延,好端端的企业就会走不下去了。


       三、怎么活下去?


       我家是军人出身,我爷爷是八路,我父亲是解放军。我爷爷小时候老给我讲他打仗的故事,最经典的故事就是那几个版本:连长一声令下,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扑了出去。那时候我还小,就突然问了个问题:前面枪林弹雨你为什么往前冲?打死怎么办?难道你不怕死吗?


       我爷爷没有什么理论,为什么参军?因为家里穷,他们说管饭才去参军。“我为什么往前冲?因为我没法往后跑,所以往前冲。往前冲就有激励,往后跑就一枪打死,这就是约束。往前冲打死了是烈士,有着光荣称号,对家属也好,还有抚恤金。如果有幸不死,结果有两个:一、立功受奖;二、升官发财。前面有感召他的精神和物质。


       那为什么没法往后跑呢?因为打敌人靠的是长枪大炮,打自己人一把手枪就够了。所以我们要告诉员工,往前冲,你会得到什么?往后跑,你会失去什么?这样,形成一股合力,把他的绩效、业绩和公司的目标相挂钩,这就是激励与约束。


       刚才我们看的是华为的辉煌,接下来我们再看看华为的沧桑。华为从1988年到1997年一直是很烂的公司。我在1995年进入华为,那个时候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就像一个土匪头带着一帮穷人抢粮食,先在村里抢,抢一笔算一笔。抢着抢着,村里庄园抢完了。


       任正非带着这帮人进城,一进城吓个半死,因为城里的市场都被跨国公司切割了。老任这时候发现他带的这帮土八路要和正规军打,不可能取得战略上的胜利。所以,他提出一个口号:脱下草鞋换皮鞋,把这帮土八路改成正规军。而这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在我们的书里有一个小段子:华为没钱,任正非也没钱,随着在村里抢庄稼有了点钱,任正非开始换车了。他一开始开的是二手标致,拉着我没事兜风。后来换了一部漂亮的宝马,有一天,在深圳大街上,他把天窗打开,音响开得特大。结果超了前面郭士纳的一辆车,他问郭士纳,开过宝马吗?郭士纳不理他,老任又问,郭士纳还不理他,第三次问,郭士纳说你要表达什么?老任说,宝马的刹车在哪里?


       这就是当年的华为。只学会了高速成长,没有学会对成长的管理。学会了踩油门,但没有学会踩刹车。


       四、如何活得好?


       所以从1997年以后,任正非想改造华为,把华为这帮土八路改造成正规军。他引进了什么呢?据不完全统计,在职业与薪酬体系、任职资格管理体系、集成的产品开发管理等等方面,华为支付给IBM的咨询费用是5亿人民币,花5个亿买管理,足以证明华为对管理的重视。


       财务是毕马威的,客户管理是埃森哲的,述职制度是微软的,精密生产是丰田的。所以,我们看华为的国际化没出问题,为什么没出问题?因为华为的管理是与国际接轨的,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别人的,华为再拿着这些东西管别人,不会出问题。


       管理体系说白了,就是向一流的管理要效益,通过构建这个管理体系,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总结华为的经验,华为有两部分高投入:一个是投资于人、一个是投资研发。


       任总说的挺实在的,都是过苦日子出身,老板其实在很多地方都不敢花钱。所以我们能省则省,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华为从建立之初,就坚持这两个高投入不动摇,因为他没有把这两个看成是花钱的事。他把它们看成是一种投资,由投入变成投资,投资是有回报的。


       关于人,我在华为这么多年最大的感觉是华为这帮人的成长。当初我们进华为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好,还带着家乡口音,一说话就脸红。但现在我们做培训的时候特别有自信,最主要的原因是人的能力长大了,可以做事了。过去是一些连排长,现在则变成了将军,能够带着一帮人去征战。


       关于研发。华为从2012年起研发费用投入就不少于300亿,而且只许花完,不许花不完。他坚持十几年,将销售收入的10%用做研发。华为也不是钱多得要命,即使钱再紧张也不减研发。


       2008年,华为的专利是世界第一,华为的专利是什么概念呢?一天产生8个专利,这些专利怎么来的呢?是靠真金白银砸出来的,有投入才有回报。因为天上没馅饼,地上有陷阱,你想得到馅饼,就得种粮食,种庄稼,踏踏实实的。


       人力资源管理的人是最核心的内容,为什么这么说?任何企业都知道两个事情。第一个,人最难管;第二个,所有的问题都是人的问题。


       华为在人力资源管理上想要达到三个目的:第一,建一支高素质的队伍。这里的素质不是指学历,而是指创造高绩效的能力,有大格局,因为赚钱的同时还要做大事。


       第二,创造狼性机制。华为的狼性用三个特征概括就是:敏锐的嗅觉、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铁军。


       第三,形成好的氛围和文化。氛围管当下,文化管未来,大家都往前跑,你不好意思原地不动,氛围是一种风气调整。


       人力资源管理是什么?我的理解就是像农民种地一样,刨松土地,浇水施肥,使我们的孩子们在公司这片肥沃土壤上长起来,实现自我价值,过上幸福生活。


       所以,华为在人力资源上讲的就是九个字:建队伍、创机制、育文化。人的成长带来技术的突破,带来市场的突破,形成良性循环。这就是华为人力资源管理的核心。


       作者:吴春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