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咨询公司排名前十强 - 北京金隆行咨询集团 | 服务热线:4006-267-268

东西方管理思想和管理文化的差异

热度:

东西方管理思想和管理文化的差异
       西方管理是基于西方人文主义基础产生的,强调的是“个体”和“独立人”的“角色正位”的问题:——如何使“独立人”充分发挥其效益,如何激发“人”的工作积极性提高劳动生产率,如何改善并协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缓和劳资矛盾等。


       西方本着这一原则,科学管理思想是把“人”作为“机器人”进行角色正位,行为科学管理是把人作为具有社会要求(而不是具有社会特性)的人进行角色正位,这既是西方管理的特性所在,又是其局限性所在。而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东方理念则追求和谐,寻求“天人合一”,以“仁和”、“大同”为核心,以追索“仁和”、“大同”为理想境界。东方文化的主要使命在于个体的修德与素质,并协调人际关系,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使无谓的内耗降低到最低限度,从而产生一种内聚效应,以群体合力向外竞争。


       东方理念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也影响着中国人的管理理念,中国式管理究其实质是人性化管理,这种管理方式有利于建立柔性、和谐的气氛,能够最大程度地激发被管理者的热情与忠诚。


       中国企业在东方理念的土壤里生长,从根上受到东方传统文化的影响,其基因是东方理念。西方决策与东方理念的内在矛盾意味着西方决策并不完全适合中国企业,西方决策可治标,但不能治本,中国企业要提高管理水平,突破当前的管理瓶颈,解决企业管理中的问题和矛盾,从东方理念中寻找答案才能治标治本。


       管理的要素有很多,但是西方的管理过程中最重视的是时间。


       为什么西方重视时间?


       时间是效率的源泉


       所有的东西都表现为时间序列,只要把握时间,实际上就有一条清晰的路线。无论是流程还是生产线,还是价值链,供应链,这些管理要素都离不开时间,时间是一个标准,这也是为什么西方非常重视时间的原因。其实管理首先管理的是时间。管理人的重要要素是管理时间。


       计划的起点就是时间计划


       在西方管理过程中,时间是计划的核心。很多管理者,管理不好的就是时间,计划说到底是将做的事情分解,按照时间的序列来进行。这是计划的要点。


       更高的层面,做出的战略规划,也是将要做的事情,分解为阶段,实现阶段性目标。当年的深圳开放就提出过两句话,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也说明时间的重要性。因此,研究管理越透彻,就越能明白,西方管理最重要的要素是时间。东方管理进步要从管理实践开始。


       有人说,中国式的企业管理就像是垒石墙,因人而异;西方企业的管理则像是在垒砖墙,讲求标准化。可以肯定,未来20年,吸取过去30年经验和教训的中国企业,其管理既不能照搬西方企业的管理模式,也不能不讲求标准,中国式的管理哲学必须与西方管理水乳交融。


       那么,富有中国特色的企业管理体系这个“高楼大厦”到底该如何构建?


       众所周知,经过短短30几年的发展,中国企业不仅改变了世界产业的格局,改变了中国经济,也累积了优秀的管理智慧。这些管理智慧,正是构建未来管理体系的良好基础。


       中国理念,西方标准


       中国企业人情味浓。在浓厚的“人情”氛围下,人情大于制度,大于原则:面对有“情”者制度可以修改,原则可以打折,规则可以放行,可行可不行的肯定行;面对无“情”者,不管是否有利于企业和工作,鸡蛋里面挑骨头--可行的也不行,可行可不行的肯定不行,所谓“人对了,啥都对了;人不对,啥都不对”。制度、规则退去“光华”,沦落成投资“人情”的工具。


       西方先进管理技术和工具是构建在西方“法制、理性、客观”管理哲学思想基础上的。而中国企业“体、用”分离式地将西方先进管理工具移植到“人治、人情、主观”的文化土壤,“水土不服”就再自然不过了。不仅在东、西不同文化之间,即使同一文化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之间,也不可照搬照抄,盲目崇拜。


       纯粹地照搬西方企业的管理方式一定行不通。中国企业与西方企业所面对的经营环境完全不同——在中国企业开始市场化的时候,西方企业则开始全球化,管理方式也是针对全球化;在中国企业开始全球化的时候,西方企业则开始面对未来。这说起来令人气馁,却是不争的事实。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面对的市场环境要复杂得多,发展速度又非常之快,这些都是西方企业所没有经历过的。巨大的文化差异和思维方式差异,也使很多西方企业优秀的管理方式,在中国企业的运用中得不到预期的效果。


       中国的传统文化,必将在中国企业的管理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国传统文化是中国人习惯和行为选择的依据,我们平常所说的“社会经验”或者“潜规则”,其实就是文化的一种外化表现。从价值层面来判断,中国传统文化中“求和”的思想,“外圣内王”的追求,“大丈夫”的气概,都会对企业管理产生良好的影响。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服从”、“道德自律”等等,也会提升企业的管理效率。我曾经研究过中国先锋企业的成长,寻找他们之所以能够领先的原因。结果发现:这些行业领先的企业,在管理方法上不约而同地具有相同特点——中国理念,西方标准。


       华为就是中西管理融合的典型案例。《华为基本法》就是这个企业的标准和法则,在其中我们看到了华为管理层力图完善和达到的各种“标准”:包括团队协作、科技创新、客户满意、人力资源培养、目标利润、快速反应、市场需求、资源最佳配置等。随着华为不断壮大,任正非觉得与越来越壮大的高新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之间的沟通变得力不从心,《华为基本法》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任正非非常重视“法”的制定,他说,“制定一个好的规则比不断批评员工的行为更有效,它能让大多数员工努力地分担你的工作、压力和责任。”


       中西方管理的阴阳太极


       将源于西方的管理方式与源于中国的管理方式以“太极图”的方式相结合,可以很好地诠释中西方管理的融合。其中阴阳代表中西两方,阳中阴点表示中方的管理方式中吸取了源于西方的管理方式;同样,阴中阳点表示西方的管理方式中也引用了源于中国的管理智慧。“中国理念,西方标准”的关键在于阴阳结合,运转于无穷。可以预见,在未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会将中国式管理与西方管理进一步融会贯通。那么,他们该从哪里入手?


       实质上,中西管理融合的关键在于三个转变—从“以人为本”向“以执行为本”转变;以“岗位为本”向以“目标为本”转变;以职能导向向以流程导向转变。


       执行为本


       法治管理侧重“法”,即制度;而人治管理侧重“人”即情理。西方文化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形成独立的人格,同时强调人不应当贬视自己,而应当追求自身价值与幸福。正因为此,西方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不形成宗法伦理、等级关系,而是平等基础上的契约。表现在管理上就是规范管理、制度管理和条例管理,特别注重建立规章制度和条例,严格按规则办事,追求制度效益,从而实现管理的有序化和有效化。


       未来中国企业有必要寻找中、西两方的平衡——当管理者试图从注重人的平等关系转向通过管理制度形成的管理环境,实施“移情于法”,企业管理特色就从“以人为本”转到了“以执行为本”。


       流程导向


       流程导向侧重的是目标和时间,以顾客、市场需求为导向,将企业的行为视为一个总流程上的流程集合,对这个集合进行管理和控制,强调全过程的协调及目标化。每件工作都是流程的一部分,它的完成必须满足整个流程的时间要求,时间是整个流程中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未来中国的其他企业有必要向先锋企业学习,合理地平衡二者间的利弊。这包括:决定主要流程和支持流程,避免流程太细;以主要流程规范企业的组织架构,建立企业整体流程绩效的管理标准;处于主要流程的各部门,保持职能导向的管理方式,以控制流程再造过程中产生的各种风险;对支持部门进行整合,以降低支持部门的总体管理成本。


       员工参与和身体力行


       从先锋企业的实践来看,他们通过让员工理解概念,激励每个员工参与流程再造,重视员工的建议等等完成这个艰巨的管理方式改变。他们的经验是:企业的高层管理者以身作则,明确地认同新的管理方式,并主动参与推广和执行;创设新的仪式、象征和典故;建立新的评估及赏罚制度;以正式化的、成文的条文,取代非正式化的、不成文的规范,并以员工参与的方式,取得员工的共识。


       最善于把握平衡术的企业家也许就在中国,因为中国是这样一个讲求“人与自然融合”的国家。先锋企业的探索充分证明:以中国的管理哲学严谨地实施西方的管理科学,才是中国企业的最佳管理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