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咨询公司排名前十强 - 北京金隆行咨询集团 | 服务热线:4006-267-268

现代企业的分权化模式,制度化管控

热度:
现代企业的分权化模式,制度化管控
 
       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规模与效率的冲突慢慢开始产生,而矛盾的核心与根源就是管理方式的选择集权抑或分权。在中国,管理方式采用集权还是分权一直存在巨大争议,高层集权式管理是中国企业中管理形式的主流,但其弊端也很明显,尤其在参与市场竞争时,过度集权明显会削弱企业的反应速度与市场竞争能力。可采取分权,又极容易失控,甚至会出现组织分裂,各自为政等管理问题。集权行动缓慢,分权天下大乱,到底该集权管理还是分权管理?到达一定规模的企业,其高层管理者多在两难中徘徊。
 
       虽然历史中有“烽火戏诸侯,褒姒一笑失江山”的典故,但根本原因还是分权与掌控不利的结果,试想,如果是一个中央高度集权的形式,即使戏弄臣子十次,臣子又焉敢违命?
 
       面对竞争激烈且快速变化的经营环境,如果企业家没有自信,总害怕被下属超越,那就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孤掌难鸣,人的精力时间毕竟有限,创造力达到峰值时也会走下坡路,当企业家开始走下坡路时,企业可能也要走下坡路。另一种情况是,一山不容二虎,当企业里出现另一个强人时,有可能他一定会想着把你干掉,取而代之。但如果企业里有一批人都超过了你,他们相互之间就存在制衡,那时你反倒稳定了,谁也替代不了你。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能不能让利,主要看企业家有没有分享精神,有没有慈悲心,而分权则主要检验企业家有没有巨大的自信,敢不敢于自我突破。
 
       权利是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方面是人的内在追求,是一个人价值的终极体现。另外一方面,一个人使惯了权利以后,很难自我超越,很难走出权利的舒适区。什么事都他说了算,多舒服呀,如果突然有人说,“你说了不算”,就破坏了他的舒适区,那是很痛苦的。
 
       一旦企业里养成集权的习惯,要从集权习惯转化成分权习惯,是很难的。当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了这种集权,突然说要分权,会破坏他的舒适区,会让他极其不舒服。
 
会画饼、能做饼的领导人有追随者
 
       没有人追随的领导者,不能称之为领导者。有人愿意追随的企业家,肯定是有人格魅力的人。这个领导人有追求,我跟着干会有前途、有成就感,我就愿意追随你。尤其对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来说,他愿意跟随一个有理想、有使命感的人,将来能成事儿。这就是我们经常强调的,领导人要有使命和愿景。
 
 
       有强烈的使命感、有追求的人,他不仅有个人魅力,也会形成一种心理磁场,会吸引来那些同样有才华有追求的人,跟随他一起干事业。
 
       他还要会“画饼”。真正的领导者,本质上既要有理想、有目标追求,同时又比较客观、比较务实。就是柳传志所讲的,“有理想而不理想化,学会拐大弯”。我为什么很钦佩牟其中的创新与不掘不挠的奋斗精神,却不看好牟其中出狱以后能成功?因为他本质上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褚时健不一样,人家出狱后,一言不发找块地埋头种橘子,很务实,十年又成就了一个诸橙品牌。
 
       会画饼,还能把饼做成,并且舍得分给大家。柳传志、任正非都是善于画饼的人,同时又能通过机制制度保证这个饼能做成,所以大家愿意追随他们。任正非是每次画的饼都实现了,大家信他,所以他有领导力。
 
       光画饼,实现不了,员工不信你;画了饼、饼做成了就把员工抛到一边,也不会有人信你。
 
       美的的何享健就是舍得分饼的人。分饼就是分钱、分权。他舍得分钱,是因为他的信念是“不贪”;敢于放权,是因为他有自信,而且企业建立了管控体系,能保证这个权利分下去不会乱。 
 
互联网时代需要打造团队领导力
 
       面向未来,互联网时代对领导力的内涵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
 
       第一,愿景领导力。互联网时代需要调动员工自我驱动,愿景牵引,作为领导者首先是要基于愿景而不是基于管理,驱动员工自动自发的工作。领导者要制定目标,守望规则。机制就是一种正确处理矛盾关系的规则体系。愿景领导力要求领导者能指引方向、制定目标、守望规则。
 
       第二,灰度领导力。领导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矛盾体:既要求有个性,领导者一定是有个性不“随大流”的人,又要求有驾驭能力,就是能包容、开放、妥协,眼睛里要掺得进沙子。就像任正非所讲的,有洁癖的人不能当领袖。领袖型的人一定有包容心,有时候还会装糊涂,这就是灰度。“灰度”就是不期望下属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满意,功过、人品、能力素质及结果达到“四六开”,甚至“三七开”就可以了。
 
       第三是洞察力。互联网时代对企业来说最大的影响是,环境变化快,不确定性增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要求领导者既要有宏观思维,又能以小见大,以微见著。他不一定每件小事都关注,但要能从小事中发现企业所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这就是一种洞察力。
 
       第四是定力。真正的领导者是很执着的,内心深实处是很坚定、很自信,很执着的。表面上他可能很谦和,实际上定力很强,在别人都犹豫或者妥协的时候,他能够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真正伟大的领导者内心深处都是孤独的,但他能够忍受孤独,为什么?他有定力、有意志力。当别人都不理解的时候,他能够有自己的坚定意志,这也是一种逆境情商。定力,也指能忘初心,始终坚守最本源的东西和最初的价值追求。
 
       第五是影响力。国外的管理学研究者认为,领导力就是影响力,能够影响他人追随你,一起去实现目标的能力。在互联网时代,可能更要强调影响力,因为互联网时代更强调协同、竞合和生态,而不是威权和独霸天下。影响力,来自于领导者多方面的素质和能力。龙马集团的老板在谈到企业家需要什么素质时,他认为在中国做企业需要做“四个家”,第一是政治家,要善于跟政府打交道,把握住政策发展方向,不能跟政府对着干;第二是外交家,你要会处理内外矛盾关系;第三是思想家,你要能够出思路、定战略;第四是实干家,既要有思路,还得接地气,务实实干。
 
       第六,团队领导力。 一个领导者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要靠互补性的团队领导力,而不是依靠单一的个人领导要素。靠单一的领导要素,即靠企业家的个人能力,不能形成群体能力。领导力要真正在企业发挥作用,一定是领导团队能相互成就,相互取长补短,通过互补产生乘数效应。
 
       从一个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讲,一定是依靠团队领导力。团队里面要做到价值观一致,道不同不相为谋;个性上有差异,但能力能互补。就像包政所讲的,“打造核心领导团队——相互抵押资源和灵魂”。
 
       这在互联网时代特别具有意义,互联网时代,领导力不再是个人英雄主义,单打独斗打天下,而是要建设领导团队,形成互补性的人才结构,通过人才结构产生力量。领导者团队成员之间不仅能互相取长补短,互相成就,而且要学会互相欣赏。现在很多企业的领导者团队,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互相排斥,把同事当做敌人,垒起高墙,甚至是排挤。这是胸怀的问题,但本质上还是缺乏自信心。
 
       第七,自我超越、自我发展的能力。高超的领导力一定是与时俱进的,一定是来自不断的自我超越、自我提升。任正非当年创业时的领导力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所以领导力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是伴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成长的过程。
 
       其实,领导并不是控制别人,主要是控制自我。而一个领导者能不能持续提升领导力,关键在于有没有自我批判精神。我认为任正非身上最能体现领导力,就是他的自我批判精神。自我批判来源于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永不满足、不敢停歇,持续追求。
       
       制度在组织管理中的重要性可以说是无法取代的,企业中,什么样的制度决定了什么样的发展结果,决定了什么样的企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