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咨询公司排名前十强 - 北京金隆行咨询集团 | 服务热线:4006-267-268

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之路

热度:
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之路
 
        在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实体经济的重要性被重新认知,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相继提出“再工业化”战略。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也在加快谋划和布局。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着力推进制造强国建设。
 
01  中国的实业,尤其是制造业的发展究竟怎样?
 
        我们结合在中国制造业大省山东的调查,进行了一番评估。选择山东省昌邑市这个样本来做实证分析,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制造业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企业已经成功转型,实现了升级换代,今后就是壮大规模的问题;还有三分之一的制造业企业已经倒闭,或成为僵尸企业,无法挽救;最后还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处境困难,正在分化当中,在走向突破或是失败的紧要关口。
 
        我们仔细考察了昌邑市的一个工业园区,在这个园区当中,企业运营的实际情况与上述评估结果几乎完全一致,有活力的制造业的比例几乎完全一致,显示这个样本是有代表性的。
 
02  制造业数字化管理水平不亚于外国
 
        昌邑的康洁集团是一家搞环卫的民营企业,为原环卫局长辞职出来办的。该企业由政府与民间合作,政府有20%的股份。它运用大数据、无源芯片和GPS定位等技术,可以在全国所有的合同城市,对每一个环卫工人的出工情况进行跟踪,随时可以了解每一部环卫车辆的动态,也可以看到每一位管理人员的工作轨迹。
 
        目前这家公司每年的营业额达到15亿,税收5000万。他们甚至已经将业务发展到国外,承接了巴基斯坦和卡塔尔的城市管理(环境卫生)项目。在国外,他们是通过与当地合资开展业务,甚至拿下了一些危险地方的单子。
 
        数字化管理信息系统的大规模应有,提升了企业的管理水平,尤其是精细化管理的水平。目前,我看到昌邑的很多企业的信息化管理水平,不低于全盘接管利物浦市政管理的英国Enterprise公司。
 
03  消费品制造业的瓶颈在于工业设计
 
        中国的制造业起初是消费品制造业,成套设备制造业是后来进入的。据观察,很多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正在从消费品制造业转向利润更为丰厚、技术标准要求更高的成套设备制造。还有一部分民营企业则继续坚持在消费品制造业,但这部分制造业正在面临产品的设计瓶颈。
 
消费品生产的关键是精细制造,精细制造的关键是工业设计。
 
        中国消费品制造最先面临的瓶颈是包装。随着包装行业的发展,这个瓶颈被突破了。下一个瓶颈是设计。消费品的设计是动态的,而且文化、品味和审美对其影响很大,大路货则难以吸引购买者。因此,解决设计问题,一定是软性的,涉及到知识产权、文化和艺术,涉及到工业设计的大问题。
 
        山东昌邑的一个印染厂,设备很好,企业老板也投资了2、3亿,但企业基本是微利运行的状态(2%、3%的利润率)。他们的纺织印染产品,真的很糟糕,大红大绿,感觉很像农村娶媳妇的图案。他们自己也承认,自己的市场处于低端,高端的做不了。企业组建了一个设计师团队,管理还很严格,一个山东口音的设计师很自豪地介绍自己的团队,但这些所谓的设计师,大部分人其实更像是小保姆一样的女孩子。就这样,还要严密保密,因为竞争很激烈。产品说明了一切,设计上有很大问题,决定了产品在低端。
 
04  制造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不再是就业
 
        在昌邑一家市场规模数亿的化学制造公司,雇佣的员工只有60人;一家上下游齐备的核心化学工业集团,雇佣员工人数只有460人,这已经算是雇佣人数很多的企业了。大多数的盈利很好的大型企业,现在讲究都是雇佣的员工人数少,尽量用机器人,因为这样可以节约成本。
 
        生产轮毂的汽车零配件的企业昌邑浩信集团正在大量使用机器人。如果工人工资超过每月5000元,那么用机器人就比雇佣人更便宜。这家企业有30%的产品出口,今后有50%的产品要出口。而出口市场对企业就是暴利。所以,企业也敢于大量应用机器人来生产。
 
        企业这个账算清楚了,方向确定了,未来也就决定了。制造业今后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主要是经济增长和财富收入,而不是就业。
 
05  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丧失
 
        山东昌邑的美资企业Conmet(康迈信),是专门生产汽车零配件的独立企业,主要产品是轮毂。中方持股30%,美资控股70%,但全部都是美国人说了算,中国区管理人员每个月来一次。
 
        企业管理人员和我说,企业的盈利状态很好,尤其是在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情况下,盈利状态更好。他说,中国制造业的主要对手是墨西哥,因为中国工人的工资成本与墨西哥几乎一模一样,而墨西哥距离美国很近,所以一般愿意搬家的制造业企业,是会考虑到墨西哥投资的。
 
        就他们的企业来说,有两个原因让他们继续考虑在中国投资。一个原因是熟练工人,美国人已经很长时间没人干铸造行业了,工人都断档了,根本找不到人手。美国制造业主要缺的是中生代的人,35−55岁的,两头的人都有。现在美国的年轻人也愿意做制造业,但中间的人手没了,而中国这里的熟练工人还有的是。另一个原因是配套,在中国可以配套齐全所有的零部件,而在墨西哥是不行的,即便搬过去了,还要进口零部件,还要考虑汇率问题,反而麻烦。
 
        在全球经济格局处于大调整的历史进程中,我国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竞争力明显下降,资源和环境的压力也造就了我国制造业增长的极限,多数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的力量来源于企业外部,是被迫走上转型升级之路的。世界性危机和产业转型又导致国际市场产能失衡,扩大内需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基点。同时,我国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四化”同步发展正处于关键推进阶段,既会需型产业结构的重要特征是经济发展更多地依靠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带动,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本上都是制造业,需要通过科技创新与产业创新的有效结合,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